廣東埃森環??萍加邢薰?/b>

GUANGDONG ESSEN ENVIRONMENTAL TECHNOLOGY CO., LTD.

?當前位置

 

新聞資訊

 

才被認定“水質達標”數月后成“牛奶溪” ——生態環境部工作組赴地方問診水安全
來源:南方都市報 | 作者:pmoc500c7 | 發布時間: 2019-05-28 | 1743 次瀏覽 | 分享到:

當前,在環保督察的高壓態勢下,許多“牛奶溪”“牛奶河”已被成功消滅。但日前,南都記者跟隨生態環境部統籌強化監督工作組赴河南問診當地水安全時,仍有村民反映土地被“牛奶溪”所污染。

 

為了查明情況是否屬實,工作組一行驅車數十公里,跟隨村民進山探水源、進廠查問題,在工作組調查過程中,工作組一行經歷了諸多“怪事”,比如,才被認定“水質達標”的小河溝,幾個月竟成了“牛奶溪”;貯存不明白色液體的蓄水池,竟是“雨水收集池”;污水處理廠項目久拖不驗,在線監測數據無跡可查……

 

已認定“水質達標”,幾個月后成“牛奶溪”

18日,工作組接獲群眾舉報線索反映,河南省三門峽陜州區西李村鄉附近的小西溝被周邊的化工企業排放的廢水所污染,一度變身成“牛奶溪”,不僅污染了村里部分土地,還毒死了樹、鴨子和牛,連森林的野鹿都被毒死六頭。

    

為查清問題真偽,當日中午12時左右,記者跟隨工作組來到位于陜州區產業集聚區下游的西李村鄉,經向當地村民咨詢了解有關情況后,在村民的帶領下,工作組來到王彥村附近的春雷溝河段(該河段當地人稱之為“小西溝”),該河段散發著輕微異味,周圍植被生長情況存在差異,其中,臨近河邊,有數十株楊樹橫七豎八枯死倒地,與周圍郁郁蔥蔥的綠色植被形成強烈的反差。

    

不過,當日看到的小西溝并不是村民口中所描述的“牛奶溪”。對此,村民們解釋,這些不明白色液體一般在夜間或節假日偷偷排放,在附近務農的村民偶爾會撞見。

    

說完,村民翻出手機,向工作組展示了他拍的幾組圖片以及一段攝于2月24日的視頻。視頻顯示,小西溝成了“牛奶溪”,“不明白色液體”正向下游流去。據村民介紹,下游是龍脖水庫。

    

值得一提的是,變身“牛奶溪”的數月前,小西溝曾做過一次“體檢”。在去年上半年,村民也曾向上級部門反映過同一污染問題,這一問題當時也引起重視,并被列入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回頭看”的交辦案件之一。

    

去年7月2日,這一案件的辦理結果進行了公示。公示結果顯示:經查看,小西溝王彥村八組河段長3公里,沿岸各類樹木長勢良好,枝葉茂盛,有個別樹木枯死現象。經當地林業技術人員查看,枯死樹木屬于自然死亡,全河段有122棵楊樹、灌木等死亡。調查時,河溝水流很小,清澈見底,沒有發現河內有魚蝦死亡現象。2018年6月27日,對小西溝河溝內采樣分析,檢測結果顯示,河水水質達到《地表水環境質量標準》IV類標準。

    

不過,對于公示結果,村民并不認可。有村民告訴南都記者,龍脖水庫北小庫中的魚類曾出現大量死亡,去年7月3日,有關部門從該水庫取水樣檢測。該檢測報告表明:根據現場勘察及水樣檢測數值分析,水庫來水方向受到外源污染,外源物質的長期進入,導致水體內水質指標發生異常變化,使水中水生生物受到威脅進而造成大量死亡和二次污染。

   

村民們獲賠10多萬,緣由竟成“不能說的秘密”

在拿到檢測報告后,村民們立即開始了新一輪的維權,為此,他們再度找了當地鄉政府、陜州區產業集聚區管委會以及相關企業。

    

最終,歷經兩個多月的“協商”,村民們共獲賠10多萬元。村民向工作組介紹,這些錢主要賠償給土地被污染、作物“受災”的村民們,幾乎家家戶戶都拿到了錢,不過,“這錢并不是企業直接給我們的,而是管委會把錢給了鄉政府,鄉政府再給到村民小組的”。

    

村民坦言,關于賠償問題,賠付的當時只是口頭協議,并沒有簽訂任何書面協議,并且要求他們不能將獲賠名義理解成“水體、土壤被污染”。

    

“在拿到錢后,沒想到他們依然繼續排放污水,現在土地真的沒法種了,只想他們能把被污染的土地都買走?!贝迕裾f。

 

貯存不明白色液體的蓄水池,竟是“雨水收集池”

為了進一步查明小西溝的水質情況,在村民指引下,工作組一行來到上游地區陜州區產業集聚區,并在附近公路下找到了一個長方形敞口的蓄水池,水池有兩處閘門,連接著兩條混凝土砌成的排水溝,一條向上,與公路相鄰,一條向下,近鄰山體。

    

在現場,工作組人員發現,該蓄水池貯存著不明白色液體,且散發刺激氣味。此外,近鄰山體的那條排水溝的混凝土已出現腐蝕痕跡,鋼筋露出,且當時還有排放跡象。而為進一步了解情況,工作組當場要求園區管委會相關工作人員到場說明情況。

   

 不過,該管委會的工作人員并未露面,到場的是蓄水池的管理方———園區污水處理廠的一名劉姓負責人。

    

見到該負責人后,工作組第一時間向其詢問了該蓄水池的投入、使用情況。據他介紹,這是個建于2017年的雨水收集池,由于園區所處位置地勢低洼,周邊地表徑流容易匯集于此,當前,其主要用于對園區地表徑流、公路雨水的回收。

 

“雨水收集池”的說法,很快引發工作組質疑,一連發問“雨水為何泛白”“為何味道刺鼻”,對此,這名負責人急忙解釋,該區域為化工集聚區,路面難免存在跑冒滴漏的現象;此外,由于雨水貯存一定時間后,變得渾濁不清。

    

至于具體如何處理這些“雨水”,這名負責人回答得有些支支吾吾,稱污水處理廠會定期將水上提進行回收,但近階段具體的處理情況,他以去年剛上任為由,表示不太清楚。

 

污水處理廠項目久拖不驗,在線監測數據無跡可查

這名負責人的“含糊”回復,也讓工作組覺察到古怪,當即決定到污水廠內來個突擊檢查。

    

這名負責人顯然有些慌,急忙打了多通電話,又不斷解釋,“(你們不能進),園區要求封閉管理”,“你們沒有執法證”。

    

這種消極抵抗的態度,讓工作組更下定決心“一探究竟”。

    

一番搜索后,工作組找到了名為“三門峽市曉清水務工程有限公司”的污水處理廠,并迅速進入廠區,展開全方位“體檢”:小到進水、出水指標,大到廠區管理問題,逐一查看。

    

突擊檢查中,多項問題暴露出來。包括項目及在線監測系統久拖不驗、在線監測站房管理不合規、進出水量數據模糊等,更為關鍵的是,關于污水廠的近一年度的在線監測數據,對方只能提供當月的數據,此前數據已被刪除。

    

據了解,該廠在線監測系統因站房未達到驗收標準而長期未驗收,導致平臺歷史數據被視為無效數據,每月定期進行覆蓋刪除;而據該廠負責人介紹,目前污水廠日處理水量約三千噸,運行負荷未能達到驗收標準。

    

督查人員通過查閱該廠數據資料發現,該廠2018年排水量約9萬噸,日均排水量不足300噸,出水水量不足進水水量10%,遠超環評批復中“出水60%回用于集聚區綠化及消防用水”的要求。工作組更是從該負責人口中了解到,目前污水廠并未開展污水回收利用工作。

    

此外,雨水收集池的使用也存問題,一般而言,收集池的水在排放前,需要進行檢測,要達到一定水質標準后方能排放,但廠方未能提供相關檢測數據。

 

政府支付300萬管理費,出問題只能“政府罰政府錢”

據隨后到場的陜州區環保局環境監察大隊一名高姓副隊長介紹,該污水處理廠原本由北京曉清公司和陜州區政府合辦,后由于北京曉清公司去年股票出現問題,無法繼續運營,區政府回購股份,陜州區產業集聚區管委會作為陜州區政府的派出機構,具體委托江蘇綠境環??萍加邢薰驹诜者\營,目前,該污水廠主要負責處理該園區23家化工企業中的4家涉水企業排污。

    

據高副隊長介紹,接管這家污水廠的江蘇綠境每年收取300萬元的管理費,主要任務在于讓污水排放達標。

    

但顯然,這家第三方公司的污水處理能力并不甚理想,在今年1月,曾被三門峽市陜州區環境保護局處罰40萬元。

    

當時公示的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經調查,該污水廠污水處理設施正常運行,總排口污水水質為淡黃色,有輕微氣味,查看2018年12月17日在線監控平臺各污染因子監測數據,顯示氨氮監測值超過排放標準。相關行為已構成違法。

    

盡管如此,這家第三方管理公司卻很難被追責問責。

    

高副隊長表示,北京曉清公司與區政府的相關股份還未完全理清,當前,責任主體在區政府,因此出現排污問題導致相關考核斷面超標,就會罰區政府,“光去年就罰了區政府500多萬元生態補償金,還有多人因此被處理”,他說。

  

記者關注到,在今年1月當地環保局開具的罰單上,處罰單位并未寫明是“江蘇綠境”,依舊寫著“三門峽市曉清水務工程有限公司”。

 

來源:南方都市報

福建快三网上投注